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花的菩提树

我是我,我非我,众人是我,我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天津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京剧十大名票,第四届文学新人奖获得者。文学、戏剧、宗教,是我人生的三大支撑,向善、助人、惜缘是我生活的三大乐事。手拉手,我们一起走。

(原创)一段珍贵的录音  

2015-07-01 16:34:31|  分类: 京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创)一段珍贵的录音
作者:可爱熊
(原创)一段珍贵的录音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 那日午后,齐之苗老师在QQ上叫我。齐老师为人真诚,性情随和,时值面临退休,难得一片闲暇。去年在崔玉儒老师家相见,他还为我操琴伴奏,我唱了《醉酒》、《宇宙锋》及《太真外传》。后得知他投身写作长篇小说《咸涩海水》,就一直没敢打扰,没想到这次叫我,竟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。他传来一段录音,一段十四年前的录音,一段为迎接2001年大直沽影剧院成立、打炮戏《起解。会审》演出在即,琴师与我吊嗓练习的录音。

  十四年前,青壮年的我,经过了十多年的磨练,艺术生命达到旺盛时期。那时,每年都要有几十场的演出,实话讲,如果没有那些年的舞台实践,也没有我现在的可喜可贺成绩。这里首先要感谢一个人——陈凤岐老师。他是我区郭区长(司鼓、杨派老生)请来的作我们团的剧务的,之前的剧务因与女演员暧昧,造成不好的影响,已逐一的退出,那时的我不属于被关注的对象,别人一折戏,我只能唱一段,随即便在角落里沉默。陈老师的浮出低调亦不动声色,活动时拿眼一打,几个折子戏便能让所有来者都能张嘴,各得其所,乐在其中。

  那次我陪一位名票开《断桥》,我的小青,我那一句“叫天下负心人吃我一剑——”因为在情绪里,可能唱得饱满了些,不想白蛇竟忽地嘎然而止。那琴师刚死了老伴,正在追求寡居的白蛇,见此状况不由得立即叫停,关注地询问,那白蛇酸酸地说:“小青这样的声情并茂,干脆演白蛇算了!”琴师问:“你演什么呢?”白蛇眼圈一红,说:“我......还是别唱了罢!没有这样欺负人的,我丈夫要是活着的话......”说着说着,竟抽搭搭痛哭失声!琴师立刻站起来,当着所有人的面,指着惊魂未定的我说:“你,给我出去!!”

  我,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迫退出,和走进来的陈凤岐老师撞上。他问:“怎么停了?”我没说话,执意往外走。他拦住了我,问明情况,笑道:“那一嗓子我在外面就听到了,好嗓子!以后就这么唱!我给你提供机会!”回头又对白蛇说:“他是你学生,他好了,你应该脸上有光啊,哈哈!”大家听了,呵呵呵地乐,这场风波,就这样一扫而去了。从此,我便记住了陈老师,这位平日内敛低调,关键时刻从容已对的剧务。也就是那次,我的那一嗓子,陈老师便慧眼识珠,把我推到主演的位置,我也为了报答他,在而后的这些年,发奋努力,进一步巩固了这个位置。

  又扯远了。话说2001年五一节前夕,国家第一次放七天长假,又恰逢大直沽影院改建成“直沽戏剧大舞台”,我们团竟排了七天的戏码,占满了长假。开业打炮戏,前《黄金台》后《玉堂春》,意取“金玉满堂”字义,可谓用心良苦。陈老师找到我问:“《起解、会审》你一个人挑得起来吗?”那些年我嗓子好,胆也大,我说没问题。那时区里有一个房建二队票房,独树一帜与众不同。因坐落地段不扰民,活动从夜里10点开始,一直唱到半夜两点。司鼓孟昭钺老师,京胡孙学源老师,二胡齐之苗老师,月琴郭建华老师。唱者不多,玩起来很过瘾。有时我演完了戏,没等卸妆便往二队赶,到那里还能再唱一折。

  经过与张艳秋老师商议,文场启用的二队的几位琴师。司鼓郭区长,京胡二胡月琴分别时孟昭钺、齐之苗和郭建华三位老师。我依稀记得没有正式的排练,仅是像这样在底下对了几次腔儿,就粉墨登场了。开演那天,直沽戏剧大舞台装饰一新,灯火通明,演出前,我才知道崇公道是焦明(原青海京剧团专业演员)老师,王金龙是樊德春(市专业小生名家)老师,蓝袍红袍分别时韩树元和徐宁老师。记得我在二楼化妆,陈老师边上楼边喊道:“小吴,快看看谁看你来啦!——”但见陈老师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子,这不是海峰房地产的姚总么?我急忙立身寒暄,那日,姚总为我送上16只花篮。

(原创)一段珍贵的录音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十四年前演出后和张艳秋老师及学生合影

 那天张艳秋老师率领学生也观看了演出。她一是前来捧场,二是为转天的《红鬃烈马》踩道,她将出演《大登殿》的王宝钏,我的《武家坡》。第三天的《四郎探母》我的铁镜公主,第四天我的《宇宙锋》,第五天我的《捧印》,第六天我的《洪洋洞》的夫人,第七天我的《大保国》......那时我不知道,陈凤岐老师有意在磨练提高我的意志和艺术,我更不知道在他背后,顶住了多少挑衅和重压,一些人看到了我台上的亮丽与光鲜,嫉妒与谩骂随即而来,明的暗的轮番而至。但难能可贵的是我对此是一概不知,那时的我,不懂得荣耀与羞耻,不懂得得到与失去,不懂得幸福与伤悲,不懂得阿谀奉承与损人利己,只知道不要辜负陈凤岐老师对我的厚爱与希望,为他争气!争光!!......

 ......  ......

 而今,剧务陈凤岐老师走了,崇公道焦明老师走了,王金龙樊得春老师走了,京胡孟昭钺老师也不见了踪影,月琴郭建华老师也几乎很少了联系,只有齐之苗老师,偶尔和我说起过去的以往,引起我俩一阵又一阵的感慨与感叹!人生如戏啊......此番,聆听着十四年前我吊嗓子的录音,这凄厉的京胡与哀婉的二胡,以及如泣如诉的月琴,是那么的和谐有致,那么的美妙悦耳动人心魄,我的眼角,不由得流下两行清泪!......是当年不懂世故的我啊,踩着你们用心和双手为我铺就的路,一步步走到今天,现在,已懂得报恩的我,回过头,却找不到了您们的身影,我流着泪,心潮难平!!!......

一段录音,一抹回忆,一梦情缘......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-7-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6)| 评论(6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