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花的菩提树

我是我,我非我,众人是我,我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天津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京剧十大名票,第四届文学新人奖获得者。文学、戏剧、宗教,是我人生的三大支撑,向善、助人、惜缘是我生活的三大乐事。手拉手,我们一起走。

(原创)又见清明  

2013-03-25 21:36:18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原创)又见清明

作者:可爱熊

(原创)又见清明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 三月的天气,咋暖还寒,转眼又到了清明。一些思绪,也就在这个季节被复苏和唤醒,并枝枝蔓蔓地攀沿着升腾,仿佛一觉醒来,又是一个新的轮回的开始。哥哥早就打过电话,后又特地到单位来,商定去老家扫墓的日子,由于嫂嫂也要给她父亲祭扫,于是我们定在清明前十天的周末,来回两日,不耽误我周一上班。仔细算来,我竟有两三年没有去了,每年都是哥哥和大姐必往,想至此,不免心里有些不安,好在父母体谅予我,不会计较这些,但我仍显得有些惴惴慌然。

  老家坐落在河北省黄骅市不远的一个叫燕吴庄的村落,是哥哥曾经下乡的地方,整个庄子都姓吴,盘根错节的均是本家的亲戚。早年的哥哥风华正茂,在这里摸爬滚打磨练了五个春秋,那时我刚七岁上学不久,便被母亲义无反顾地拉着去了,投靠在远亲瞎老伯家,为哥哥洗衣做饭半年多,那段日子有如梦幻,我也曾写了《往事》发表于天津日报文艺周刊,而今一晃四十三年过去,望着哥哥面容苍老两鬓染霜,昔日肩扛铁锨在夕阳照耀的河坝上走过来的那个青春勃发的身影,在我眼前一闪即逝。

  父母迁移合葬地事情,源于十二年前的一个冬季的早上。那天大姐突然打来电话,说梦见父亲收拾衣物意欲出行,便忙向前问之,父亲说老家长辈膝下无人甚是孤单,想离津前往,只是母亲疑惑不从,只得只身前去了。听大姐说得真切,我竟一时无语。大姐说,莫非咱爸想魂归故土,永久为安呢?我说大概是吧。大姐说,那咱妈不去怎么办呢?我说,让我再想想,过几天咱再商定。入夜熟睡时分,我竟跌跌撞撞地迷了路,无意间推开一扇木门,却分明看见母亲一脸愁苦地在寻找什么东西,见我到来,忙摊开两手说,你爸让我跟他回家,我收拾的衣物不见了,要回去,不体面些怎么能成,你说是不是啊?我听后急忙大声说,这事儿,好办!……

(原创)又见清明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 就在那一年清明,一辆大卡车载着大姐、哥哥及我们三家九人,到静海拉着两口黑漆楠木棺材,带着父母的骨灰、以及鲜花供果还有数十桌酒席的肉和蔬菜,奔赴老家燕吴庄。没进村口,迎面呼啦啦迎过来三十多位乡亲,他们相互搀扶着,流着泪,口里不住地说着,大爷大奶奶回来啦——老吴家认祖宗来啦——见此情景,我们也哭了,乡亲们把抱着父母骨灰的我和哥哥搀下汽车,大姐边哭边高声地叫着:爸,妈,我们到老家来啦——我们落叶归根啦——这时,挂在树上的几挂鞭炮炸响了,几个壮年男子喊着号子,把两口棺材抬到场院。但见这两口材,大气的形体,精致的色泽,厚重的材质,引来许多人的观赏,正午的阳光亮闪闪地从天上打下来,材体越发显得庄重和醒目,向人们昭示着尊严与非凡。

  午饭后,大姐带着哥哥和我,拜访了村子的每一户人家,表明诚意并托付多多照应。乡亲们都称此次实为壮举,这番孝道,两位老人也可入土为安了。从最后一家出来已近黄昏,一时炊烟四起,弥漫了整个村落。瞎老伯刚理了发,还换了件干净衣服,说是大爷大奶奶来了,是大喜的事情呢。远房二哥在场院正用青砖垒着临时灶台,那边几位妇女忙着切肉落桌,老伯家聚满了人,都在说着笑着,好不热闹。几位家族代表正在做责任分工,各负其责,一切安排就绪。晚饭后,大家才依依散去,我走到场院,见柳树哥披着棉大衣斜倚在灶台上,问他咋还不去睡?他指着地上的肉和菜说,东西在外不安全,我就睡这了……

  躺在床上,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。想着在外受冻的柳树哥,想起我七岁那年跟着他,在暴风雨中采蘑菇的情景,感激也感慨着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。黎明时分,一阵鞭炮声把我惊醒,我急忙穿衣出来,见天上的星月还没退去,门前已经汇集了十几个壮年汉子,他们拿着铁锹、掘锨,整装待发。少顷,全村的人都出来了,黑压压的聚集在瞎老伯门前,十几辆拖车,载着棺木,载着大部分村民,男人们沉默着,女人们痛哭着,浩浩荡荡地向墓地出发了。送葬,在我的老家,竟是如此壮观地一道风景。这浩大的规模和场面,我还是有生第一次见到,我被强烈的震感着,感慨着,激动着,不觉泪流满面…… ……

(原创)又见清明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 十二年间,我大概来过五六次。期间,我爱人来过两次,儿子来过一次。从感觉上她们似乎显得生疏许多。特别是儿子,也许那时还小,总觉得农村没有他想象的那般有趣,为此我曾暗自失望哀叹。也许是我真的老了,每到年节,总会想起旧时的一些往事,想起曾与我一起生活一起呼吸的人,有时想着想着,眼泪就不争气地流淌下来。这,和别人看到的欢喜非常的我极不相称,但我真的是在骨子里变得多愁善感得多了,特别是近几年,大有越演越烈之势。但今天真的站到父母及先辈面前,所有的思绪瞬间凝固又瞬间消散,大脑竟是如此的狭小亦空旷,如此的混沌亦纯净,如此的茫然亦安然。

  天,湛蓝湛蓝地,有很轻微地风,地上地麦秸和荒草散落无章地歇息着,五座石碑分作三排,默默地屹立在坟前,坟边上唯一存活的柳树,已经长得一人多高,折一节新枝,里面泛着鲜绿的颜色。哥哥和柳树哥在给坟培土,新土柔软的散发着青涩潮湿的气息,大姐忙着摆供,我便把烧纸点燃,祥生把鞭炮挂在树上,噼噼啪啪的脆响回荡在这寂静的田野里。

  又一春,又清明,又一年……

(原创)又见清明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 我在想,父母含辛茹苦养育了我们,我们又养育了下一代。父母走了,我们也终将离去。这生生不息的长河啊,将会流向何方?……人,这一生,难脱生死,倘若死是一种归属,那么活的意义何在?活着,是不是应该用生命去践行着什么呢?!……唉,想想也就罢了,想多了又怎样?有的时候,自己都难主宰自己,都难逃生老病死,所以活着,无论怎样,还是要快乐起来,还是应该感恩,感恩祖先,感恩父母,感恩亲人、感恩善友、感恩爱带给我们的一切的一切。

  又一春,又清明,又一年,又一个四季轮回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年3月25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8)| 评论(6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