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花的菩提树

我是我,我非我,众人是我,我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天津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京剧十大名票,第四届文学新人奖获得者。文学、戏剧、宗教,是我人生的三大支撑,向善、助人、惜缘是我生活的三大乐事。手拉手,我们一起走。

(原创)怀念沈宏仁老师  

2013-03-15 15:00:26|  分类: 京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原创)怀念沈宏仁老师

作者:可爱熊

(原创)怀念沈宏仁老师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沈宏仁老师功净行,是王泉奎大师的入室弟子,梅派名家张艳秋的丈夫。91年我在人民公园“国艺茶社”清唱时,与张派青衣阎惠红相识,那时她和张艳秋老师学习《状元媒》,夸其教学有方,学艺者众,有意介绍我去求教深造。于是,经张艳秋老师默许,在一个冬日阳光灿烂的上午,我踏进了沈老师远在宜兴阜繁华里5楼的家门。

 也是巧了,当时沈老师正要下楼,只见他手里拿个破脸盆,一身劳动布衣裤,一问才知是刚要了两车蜂窝煤,正要一盆一盆往上端呢。见此情景,我急忙抢过脸盆,用我年轻的气力及学戏的诚心,连滚带爬两个多小时,将煤导入楼上。初次登门便遇上导煤(倒霉)之事,我用灿烂的微笑掩饰着隐忍的痛苦,面对两位老师大声说:以后您们有什么力气活,尽管交给我,保证圆满完成任务。望着我憨憨的样子,他们似乎很满意。

 沈老师皮肤白净,身材高挑,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帅哥,他有风度,派头足,心眼热,善言谈,特别是谈到京剧,那是他最得意、最陶醉的时候。年少的时候,他家境足丰,渐染上戏瘾,每日凌晨便敲开隔壁房门,与芳邻王紫龄(现荀派表演艺术家)相邀,到海河边练功。一次,王紫龄下叉过狠站不起来,单纯的沈宏仁从她身后一把将她抱起,不想那王紫龄竟饮泣起来,沈宏仁以为她的腿疼,忙蹲下查看,却被王紫龄边哭边骂道:“你这小流氓,你抱人的手还不老实,应该剁下来。”沈老师摸着脑袋想了半天,才恍然大悟,忙堆着笑赔罪,直到王紫龄破涕为笑。

 与沈老师相比,爱人张艳秋老师就显得沉稳内敛,不善张扬,她总是挂着招牌式的微笑,安静地听你说话,丝毫没有作为艺人的那种交际与轻佻,骨子里的高傲被她隐藏的很深,只是在教戏的时候偶露一斑,觉得这片海深不见底,且暗流涌动。对于我的到来,沈老师似乎比张老师显得兴奋,像过年一样欢喜,一是为其妻浑身绝技有其可发挥空间,也是为我较好的自身条件在将来能大放光彩而庆幸。那时我刚结婚不久,孩子不到一岁,加之母亲尿毒症卧床不起,白日靠病瘫的二姐照顾,晚上我和哥哥轮班,故保证不了每周两次的学习,为此,沈老师显得有些气愤。

 那时沈老师在天津戏校代课,遇有要求进步的学生,便可到家来“开小灶”,当然要有“公事”的,而我和张老师学戏没有“公事”,只是逢年过节买些礼物应景,张老师喜欢鲜花,恰好每次要经过北宁公园后门鲜花批发市场,康乃馨、扶郎及黄百合是我常买的,见到花,张老师的脸上会绽放出灿烂的笑,显得很年轻。一次周末,我刚从母亲家值完,顶着大风欲去繁华里学戏,途径大桥道,随即买了一斤元宵,想给老师备个早点,在回家取物时,我儿子哭喊着要吃,于是给他留下10个,我想,30个也不少了吧?于是急忙出门,直奔繁华里张老师家。

 那天沈老师脸色不悦,我不知何故,以至于学戏时心不在焉。张老师也沉着脸批评了我没有长进,中午时分我要离开时,张老师把元宵推到我怀里说:你儿子爱吃,还是给他带回去吧。我忙说:已经给他留下了,您就当个早点……话没说完,沈老师从屋里出来,气急败坏地说:拿回去,我们不缺这个,快走快走吧!说罢便一把推我出来,“啪”地一声将门关紧。门外的我不知所措,欲走之时,便听到屋里沈老师的骂声:妈的蛋操的!拿几个牛蛋子儿就他妈的想学玩意儿?拿咱全当他妈的傻子啊?他是政府的,给咱办什么事了?你能不能就不教他,明儿来了让他妈的滚蛋!……这些话,被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听了进去,我想走,但双腿软的没有半点力气,在期间,张老师一直沉默无语,这,也是半年后我再次踏进她家大门的唯一的理由。

 后来我对自己也进行了反思,也是我太随意了,误把她们当成了家人,其实,老师和家人还是有区别的。半年间,沈老师不断打听我的消息,不断让阎惠红给我传信,他痴痴地问:小吴为什么不来了呢?你说,他什么时候再来呀?当阎惠红说与我时,我脸上轻蔑地笑着,眼里却有泪光闪动。大年初四,当我再次踏进他家,沈老师欢天喜地地迎接了我,眼睛里流露出真诚和欢喜。而张老师确是一如既往的矜持和沉稳,脸上的微笑自然和蔼,恰到好处,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那天我没坐多久,大家都相敬如宾,后再去几次,也就回归自然了。

 和张老师学的第一出戏是《坐宫》,演时沈老师去了,那是一个夏季,当时我正在后台化妆,只听屋外一阵骚动:哎呦沈先生,怎么把您也惊动了呢?,沈老师好……随即,一群人拥着沈老师出现在我面前。只见他,头上一顶牙黄沙纹礼帽,上身着真丝亚麻靠蓝色T恤,下身衬一条白色精纺西裤,整体是显得那么干净利落神采飞扬。他笑着对我说:我的孩子,咱不唱则已,要唱,就得让大家记住你!……这句话,带着一种神奇的力量,注入我的心底,这么多年过去,每当我站在侧幕准备出场时,总会在耳边响起。

(原创)怀念沈宏仁老师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沈老师有两个女儿,大惠在日本定居,二惠在书店工作。99年他和张老师去日本探亲,回国后患上胃癌。他坚持不做手术,以至病情迅速发展,不到半年便卧床不起。最初他开始挑食,说张老师总饿着他,我每次去给他带的豆奶及水果,他总是苦涩又无奈的摇摇头,后来又思念昔日的好友,悄悄让我传信儿,让大家去家探望。一日黄昏,我似觉出有事,急忙奔到张老师家中,张老师一脸慌张:他不行了,二惠叫来救护车,刚去医院……我二话没说急忙赶到医院,瘦的皮包骨的沈老师已经奄奄一息。他抬眼看到了我,微微点点头。那一夜我没走,和二惠静静地守在病床前,偌大的病房空荡荡的,我帮二惠用酒精将他的身体擦净,他睁开眼,对我流露出歉意。凌晨五点一刻,沈老师安详地走了。

 二惠尖利的哭声划破寂静的病房,我强忍着泪,问她寿衣带来没有,她已力不能支,指指床下。我取出来,是一身棕色软缎薄棉衣裤,我默默地为沈老师穿上,那时他身体柔软,体温还热,似乎很配合着我。穿好后,我们没有叫医生,就这样安静地看着他,回想起他曾经的音容笑貌,我泪如雨下!……下葬那天,王紫龄来了,王疏玉来了,李世勤来了,尽管张老师一再主张不惊动大家,但送葬的人还是满满地挤了一辆旅行车。大惠在出国前已在北仓为父亲买好墓地,由于在沈老师去世前一周刚刚回国,便嘱我照看好张老师,并拍些照片给她寄去。因为当日下午沈老师的骨灰要与其父母的一起安葬在新的墓地,二惠已托人于上午火化后即取骨灰,故大家和遗体告别后,我便留了下来。

 一位殡仪馆男子推来一辆平板车,我急忙上前塞给他100元钱,他问:沈宏仁家属?我说是,他利落的打开水晶罩子,说:把他用黄袋子装了,推到后面火化房三号炉,我在那等你。说罢转身走了。我打开黄袋子的拉锁,费尽全力将沈老师装进袋内,无意间碰到他冰冷刺骨的脸,不觉打了一个寒颤!我推着沈老师走向侧门,与侧门相连的是一个用有机板搭建的通道,那通道很长,早晨的阳光打进来,显得明晃晃的耀眼。在通道的两侧,依次躺着两排刚做完告别等待火化的男女,我心一横,将车向前推动,大有接受检阅的意味,由于车子细长,沈老师身体沉重,终把持不住,一下撞到道边躺着一位女士的车上,见那女士头戴的凤冠哗啦一颤,再看其面色青绿狰狞,我被惊吓的大叫起来!

 我拉着沈老师走得很慢,一步一个回忆。一时间,仿佛一切的好与坏、爱与恨都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,都被死者带走了,留下来的,是大脑的一片空虚和惆怅。走进火化房,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高大的厂房中间,一排五个庞大的铸铁锅炉巍然耸立,我找到三号炉,那位殡仪馆男子朝我喊:按那个绿扭,我按了一下,立即弹出一张床板,我把装着沈老师的袋子放在板上,那男子又喊:快按那个红扭。我按了,那载着沈老师的床板便向锅炉里行进,快到炉口时,那对环形的铁门朝两侧打开,红红的窜动的火舌将沈老师吞没……

 那时刻,我一定是祈祷了的,但祈祷的内容已模糊不清了。只记得我抱着热热的骨灰盒,与二惠走在所有送葬人的前面,望着那随风飘摇的白幡,心里默默地对沈老师说:放心吧沈老师,我要唱出个样来,告慰你的在天之灵。说着说着,眼泪便不争气地留下来……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3/3/15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4)| 评论(7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