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花的菩提树

我是我,我非我,众人是我,我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天津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京剧十大名票,第四届文学新人奖获得者。文学、戏剧、宗教,是我人生的三大支撑,向善、助人、惜缘是我生活的三大乐事。手拉手,我们一起走。

(原创)一个被搁浅的剧本  

2011-03-22 16:46:1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原创)一个被搁浅的剧本

作者:可爱熊

(原创)一个被搁浅的剧本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 那日闲暇收拾旧物,在一摞旧书里发现了它——2005年我与圣童合作的剧本,一出三幕古典神话京剧剧本《春江花月夜》,我的心头不禁一颤,急忙伸出手,如婴儿般将它捧起,那份感慨与怅然,在交集中交错着,于是急忙抖落伏在本上的灰尘,掀起沉重的扉页,我又看见酱紫色的帷幕再一次拉开,但见江水平阔,皓月当空,几丝垂柳在边角摇曳,身着素白丝衣萝裙的月光仙子驾银色玉辇,在随从侍儿的搀扶下,碎步飘至台口,恰如皓月初生,不觉满目清光一片……

  先说说圣童吧。我们相识在一次小型的文友聚会上,满桌的菜肴他视而不见,回身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半个馒头和几样小菜,自顾自的吃起来。起先我觉得好笑,后一打听才知,他已修佛多年,是一位纯粹的素食者,难怪这样清瘦内敛,似有仙风道骨一般。当他得知我是京剧“十大名票”并且是梅派票友时,眼神突然一亮,脱口问道:“你就是能演全部《贵妃醉酒》的那个名票吗?”我点头称是。他兴奋地张了张嘴,没有说话。

  几天后,我突然接到圣童的电话,说要请我吃饭。我笑道:“你那素食在我这里不灵,还是我来安排吧!”傍晚时分,在离我单位不远的“大眼儿水饺”的一个角落,我们对面坐下。他神秘兮兮地望着我的眼睛说:“我给你写了一个剧本!”“剧本?!给我写的剧本?!”我万分惊讶,不觉笑出声来。“这是真的。”他从包里掏出装订整齐的一个本子说:“你没有想到吧?”我接过来,心里流动着感激和温暖。《春江花月夜》,一看这个名字就喜欢。他说:“这原本是我写的一个三幕芭蕾舞剧,后看了你的《贵妃醉酒》,觉得唱出来效果更好,于是就有了这个本子。”

  这是一个泛滥着严重唯美主义倾向的故事。第一幕:初月。入夜,月光仙子携侍儿游历春江,忽想起去年此时,春江边一位年少诗人望月兴叹,礼拜求应,至真情怀动人心魄,并声称明年此日月圆时分再来,正思念间,果见江的那端一叶小舟翩然驶来,仙子不觉暗自一笑。第二幕:醉月。话说诗人乘风行船来至春江岸边,耳边隐约飘来江边捣衣姐妹歌声,抬头遥望一轮皓月,忙命船家摆酒于船头,春宵难眠,把盏赞月,翩然起舞,不觉微醉斜卧在花丛,似困非醒。仙子与侍儿步下银辇,望见果然是去年诗君,叹他如此挚诚,便决意赐他一梦。第三幕:醉月。梦中诗人弥蒙至春江,见江边一座高挑竹楼,阁窗上有一位少女在吹箫。但觉箫声清丽婉转,格外动人,顿生爱慕,不禁感叹起来。那少女一答一问下楼随叹,两人相对起舞,舞间,少女将月纱悄然披在诗人身上,少顷不见了踪影。诗人失声寻觅,但见月光仙子立于月中,唤他附耳前来,手提佛尘,向他耳语道破天机,霎那间,众仙子在月光仙子美妙的歌唱中于春江与月宫起舞,好一派祥和吉庆景象,诗人梦醒,神笔饱蘸春江暖水,写下不朽长诗《春江花月夜》。

  由于圣童还没有深入了解京剧的特点,剧本没有道白,都是一组组的长短不一的抒情诗句,便求我帮他修改一番。我自是被那剧中美妙情节所动,便萌生助他一臂之力之意,于是一连几个不眠之夜,细化了唱词,添加了道白,使之进入京剧意境,特别是“说破天机”一段,我冥思苦想,设计了如下道白:“诗君听了——月之盈盈圆满,但显得阴晴圆缺,水之荡荡平和,便有那潮起潮落,花之岁岁若烟,却无奈花开花谢,这人么——人有缘缘因果,实演绎悲欢离合。若问这根由所在,待我向前说破与你——”说罢丝竹声起,那仙子随着乐曲一段美轮美奂的“说破”舞蹈表演,现在思来,真是点睛之笔!圣童一见修改得这么多,执意在作者中加上我的名字,我推辞再三,终依了他。

  但该剧本命运不佳。多么精致的唱词是需要谱曲的,多么优美的舞蹈是需要设计的,还有灯光、舞美等诸多因素,绝不是业余票友所能担当。于是我想到梅葆玖老师,他为梅派正宗传人,均演出其父梅兰芳大师的剧目,至今还没有一出自己的代表作品,倘若出演月光仙子,依照他那甜润挂味儿的梅腔,定能醉倒观众,也算有一出创作的新戏。那吹箫少女与诗君,可让当今“绝配”李胜素和于魁智出演,也算是锦上添花,岂不大快人心也?不久我便匆匆进京,在国际酒店拜会了梅葆玖先生,先生含笑谦恭收下,数月后在中国大戏院后台见到梅先生问及此事,他说:“剧本已看过,还不错,但目前时间紧迫,日后还需做进一步探讨……”

  后又与天津京剧院资深导演孙元喜谈及此事,他看了剧本发表了看法:“……那诗君原在天宫是员武将,因爱慕仙子打入人间,仙子欲往人间探寻,遇天魔百般阻拦,于是剧情随之展开,有情人最终破镜重圆……”最后他强调:“京剧是要有起承转合的,要有情节才好看,你再修改修改吧!”我一时无语。打电话给圣童,他说此事早有预感,先放放再说。

  几年中,也曾有人替张火丁向我索要该剧剧本,说张火丁一直想排一出古典神话剧,希望我成全此事。我觉得此剧是按梅派思路量体裁衣,若换流派怕影响效果。后天津著名梅派李经文老师也看过该剧剧本,终因孤掌难鸣而告终。呜呼!!

  也许,就应该这样的放着吧!我捧着剧本,还能感觉到它的体温,略有欣慰在怀。唉,真可惜了这么美好的故事,还有里面绝妙的唱词和唯美的意境!……如今,圣童已移居国外,杳无音信,我也因整日忙于工作疲于度日,时间如野马碎蹄,转眼又见咋暖春色,思想起过往,一感三叹,不能平息!

......    ......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0年3月22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2)| 评论(6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