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开花的菩提树

我是我,我非我,众人是我,我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天津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京剧十大名票,第四届文学新人奖获得者。文学、戏剧、宗教,是我人生的三大支撑,向善、助人、惜缘是我生活的三大乐事。手拉手,我们一起走。

(原创小小说)转莲  

2010-05-05 18:12:3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原创小小说)转莲

作者:可爱熊

(原创小小说)转莲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 我不知道黄总会把我带到这个地方。

  其实这地方不过就是一所庞大的游乐场地,轰鸣的音乐不时从某间敞开的门缝里钻出来,喧哗在满目琉璃闪亮的霓虹中升腾,美女如云,低开的前胸与超薄的短裙无不张显着诱人魂魄的魅力。一个矮个子服务员恭卑地把我们带到一间不大的房间,利落地帮我们脱下外衣,满脸的殷勤:“两位老板稍后,小的马上安排。”说罢回头向门外问了一句,立即便有人应声,于是那门开了,随着门外那长长的吆喝,竟齐刷刷地走进来一队少女。

  我暗吃一惊,那些少女形态各异却各有风骚,均用放电的眼睛色迷迷地望着我们,我的心一时有些迷乱,黄总把右手搭在我的肩上,笑着问我:“老兄,看上哪个了?”我知道,十几双热辣辣的眼睛已经把我的脸烧的很热,我不禁低下头:“啊……没有没有……”黄总挥挥手,那群少女依次退下,接着是第二队第三队……我很矛盾,我深知此时如坐针毡,我不可能做出选择、在素不相识中用金钱作为交易的那种选择,我感到了黄总的不悦也看到了退出的那些少女的失落,我踌躇不决。

  为了打破僵局,黄总随手点了两位,随即被点的女郎迅速妖娆在黄总两侧,黄总哈哈地笑着,回头对我戏谑地说:“老兄,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?”一句话,引得满屋的少女都笑起来。已经是第九队出场了,我抬起流着热汗的头颅,快速对这排少女扫描了一遍,很快在幽暗的光下发现一个亮点。那个女孩站在暗处的一个角落,十八九岁年纪,两只过肩的乌溜小辫儿,护着消瘦的面颊,一件奶白的上衣紧裹着娇小的身材,两只手交叉地紧紧攥着,令人惊奇的是,在低垂的眼帘下竟有两行清亮的泪迹!

  矮个子服务员走过去,把她拉到我的面前:“老板真有眼力,这朵花,还没有开过呢!”那女孩回身抹了一把泪,旋即绽开花一样笑靥,款款坐在我身边。我瞄了一眼黄总,那一边已经开始了二龙戏珠的游戏,黄总娴熟自如的江湖伎俩令我膛目结舌。“先生,酒里需要些冰块吗?”女孩的声音很细,似在久远的过去穿过时空飘摇而来。“哦,当然。”我注意到她的眼睛,弯弯的亮亮的似乎很纯净,她又说:“再加一些红茶吧,不然会醉的。”我没有拒绝。

  “先生,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女孩举起加了冰块和红茶的法国都柏诗葡萄酒。

  “怎么会呢?!”我不住地摇头:“我从没有来过这地方,也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。”

  女孩也觉得好笑,她低头深思了片刻,突然抬头对我说:“哦,对了,你像我爸爸。”

  “哦?”我望定那女孩:“我有这么老吗?”

  “我爸也不老,只是……”“只是什么?”“他在前年出了车祸,走了……”

  沉默。不知是谁在外面高声唱着朱逢博那曲《那就是我》:“我思恋……我思恋……”

  “你老家在哪里?”我问。

  “望月山。”她见我发愣,马上补充道:“地图上找不到的,到这里需要4天的火车呢!”

  “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  “有娘,还有三个弟弟。”我看见她眸子里闪亮起来。

  “你娘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吗?”

  “不知道……”她垂下眼帘:“家里穷的,我娘有病,需要钱……”

  又是沉默。这沉默在这样一个花天酒地的情调下极不和谐。不知何时房间被宽大的百叶窗隔出一个屏障,那一边二龙把宝珠丢进深海,层层海潮扑打在山崖激起朵朵浪花。女孩默默地把头靠在我胸前,抚摸着我手腕的一串佛珠,轻声地问:“先生,你相信命运吗?”我点点头,她继续说:“我知道您是做学问的,我想求您一件事。”我听她接着说,她抬头望着我,极其认真地问:“先生告诉我,我何时能赚到很多的钱,早日的离开这里?”我闭上眼睛,望见碧空无垠的苍穹下盛开着一棵硕大的向日葵,全身披挂着金灿灿的颜色,那脸饱满圆润,一派生机盎然景象。我问:“你见过向日葵吗?”“知道”她兴奋地说:“向日葵也叫太阳花,在我家后山前,满坡种的都是它,它的魂儿一直都被太阳牵着,每天早上面向东方,一直望到日落……”我摸着她的脸,真诚地说:“从今晚开始,在你的心中,永远开放着一棵永不凋谢的向日葵,温暖的阳光永远照耀着它,它会给你带来好运的!”

  “先生,世上的花有千万种,为什么您独选它来赐我?”

  “向日葵还有个俗名,叫转莲。”我神秘地笑了,说:“换一个角度,你不觉得它像一株黄色的莲花吗?”女孩直勾勾望着我,似有所悟。这时,百叶帘被黄总卷起,他哈哈地笑着:“怎么样,做了什么美梦啦?”我知道是该离开这里了。

  穿衣时我问女孩:“你看看,心里可有一棵转莲?”

  女孩闭上眼睛,焦急地说:“没有……”

  我把那串佛珠戴在她细小的手腕,回身和黄总走向屋外。走廊上人流如织喧哗依旧,我蹒跚着脚步,心事沉沉。不一会儿,我听见身后传来奔跑的脚步声,还是那个细细的声音,似穿过时间的隧道直飘过来:“先生,我看到了!看到了!”我回过身,望见女孩喘着气,泪眼盈盈地指着自己的胸膛,大声说:“在这里,转动着好大好大的黄色的莲!!!——”

  走出游乐场,黄总对我说:“老兄,你在搞什么名堂?”

  我深吸了一口暗夜中清咧咧的空气,对着天空大声说:“啊,痛快,真他妈痛快!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2010年5月5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6)| 评论(10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